我的爱在哪里?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11-1 2:31:00

我的爱情在哪里?我不知道,虽然我很想知道.

认识阿影我真的很开心,我一直觉得是缘分让我们相识了,我在心中对自己说了无数万次,我要取她为妻,可现实的生活,我真的无法言语,或许我做错了什么,可我真的很爱她,就想去关心她,照顾她,给她她想要的而我又可以争取的东西,可能感情就是这样吧,和阿影的相处让我对生活充满了向往,当然也有了期待,最终她却告诉我,只能做朋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爱到底在哪里?

远方的话友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10-11 1:09:00

       远方的朋友,没有见过的朋友,我好想见你.

       说起远方的这位朋友,我觉得是缘分让我们相遇,是感觉让我们相识.记得哪天没有什么事情做,在家上网,一位网友,叫什么我已经忘了,要加我为好友,我很奇怪,过了一会我就加了,她说好象和我聊过,我们一聊是老家的,顿时感到无比的亲切,随后我们聊了很多,谈工作,聊大学生活,谈家乡的变化,让我们的距离顿时近了许多,再后来她告诉我他叫李影,在泰州上学,快毕业了,我就把自己的大学毕业经验与她分享,后来我们互相留下了电话,有事没事,我都会和她聊聊,就这样我们交往了3个多月了.

       远方的朋友,远方的话友,一个没有见国面的朋友,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你.


……
相亲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10-11 0:51:00

       今天看见了家人给我介绍的女友,说实话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或许自己要求太高,或许自己过于挑剔了.

       3天前家里给我一个女孩的电话,让我和她联系,多聊聊,说真的,其实我很想有一个女人,属于自己的女人,一个人生活真的太孤独了,一方面家里也有了交代,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也就答应了父母的要求,而我一再的强调:谈感情现在还小,当然交往可以,那是一定要遇到合适的人选,最起码我满意.谈及此事,我有2点:一,要么女孩长的不错;要么家里经济条件不错.或许我太偏见了,说到底也是被生活逼的,现实的生活,我只能如此选择,毕竟我还年轻,年轻就是资本.


……
凌晨2点36分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9-15 2:34:00

       时间过的很快,已经凌晨2点36分了,好几天没有来我的博客写点什么了,今天突然想写点什么,总觉得生活过的很无聊,无聊的让我有点难堪,如何去理解,或许只有我自己明白,记得从我踏入社会也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无聊的夜晚,今晚有点特别,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正确的说应该是更加增加了自己的寂寞,如此而已。

       11点多钟父亲给我打电话,我挂了,因为我正在工作,我无法抽出时间和他聊天,忙完一天的工作已经12点多了,加班加了1个小时,回来的路上我拨通了父亲的手机,老爸说没有什么,只是想找我聊聊,是啊,父亲也都50多岁了,还在为我忙碌着,难道我不应该陪他聊会,我和父亲说:“等会要去吃个夜宵,和一个朋友。”父亲说他在忙,那等会打吧。说是吃夜宵,准确地讲是随便吃点什么罢了,因为没有钱,摸了口袋只有11元了,和朋友点了炒面,一人喝了一瓶啤酒,感觉很舒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想喝酒,喝完感觉很舒服,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可以睡个好觉,吃完全我 付了11元,朋友付了5元,说真的,我感觉很不好意思,说好了请他吃饭了,可是没有办法,我还有16天要过,离开时我感觉他有点喝多了,交代他小心一点,当然也挽留他了,他没有同意住下,我就回来了。


……
偶然的11元钱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9-6 21:33:00

       今天上了早班,有点困,下了班就回来睡觉了,睡的很沉,一觉醒来已经晚上7点多了,有点饿,又不想吃饭,主要是怕麻烦了,最后煮了2包方便面,吃了几口感觉很难吃,也就不吃了,思绪忽然让我联想了很多,想自己刚毕业那会,在连云港口袋里只有一张农业银行的借记卡,只有1.7元,靠这点钱,我过了3天,现在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我有钱了,难道我?或许只是自己不想吃罢了,没有什么原因,自己想多了而已.

       洗完碗筷,我回到了房间,感觉有点冷,披了一件外套,看了一回电视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想上网来看看,在我随便摸口袋的时候,发现了11元钱,突然觉得有点欣慰,是啊,这11元钱来的太偶然了,这偶然的11元钱.


……
燃情向日葵(七)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8-31 13:19:00
就在陈思勰离开的当晚王娜在家见到刘文。
刘文中等个头看上去有些文弱,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又轻又细的,跟陈思勰的高大威猛声若洪钟相比,反差很大。虽说没有陈思勰那么年轻、英俊,可心,但也是眉清目秀的,喜欢抿着嘴露出一种十分动人的微笑。待人接物又很周到,对王娜也不卑不亢,王娜当即对他颇有几分好感。
才送走刘文,吴玲一脸兴奋地拉王娜坐在沙发上,“怎么样,小娜,我就说他人不错的,你印象如何?”
“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王娜怏怏地说。
“只要不讨厌就行。”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离婚?”
“他前妻跟别人胡来,不守妇道。这个世界的男人,最怕的就是戴绿帽子,想他那么有本事的一个男人,又如何能容忍!”
“你是说他妻子背叛了他?难道说他对妻子不好?”
“你看他像对妻子不好的男人吗?”
“那他妻子为什么要跟别人?”
“娜娜,有些女人天生就喜欢犯贱的,我见过他前妻,人长得是有几分漂亮,见了人也很客气,但看不出骨子里却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噢,是吗?”王娜想起陈思勰临要走的那个晚上,自己还……她甚至于有些庆幸跟陈思勰在一起六年,自己还是少女身。一想到那事,她的脸不知不觉红了起来。
“娜娜,现人你也见过了,你应该可以拿主意了吧。
……
燃情向日葵(六)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8-31 13:17:00

 第2章 

     不用说,你也知道你并不 能给她那种幸福的她想要的生 活,真的,小陈,你们俩无论从那方面来看都不合适。 
     陈思勰刚走进宿舍,同宿舍的王伟见了他,一下叫了起来:“怎么前脚刚下火车,后脚又上了火车。夫人呢?没跟你回来!”
“她家里有事,我就先回来了。”陈思勰一屁股坐在床上,“王伟,有吃的吗?我肚子好饿!”
“你不看看,都几点了?走,我陪你出去吃好了。”王伟把手上的书一摔,站了起来。
路上,王伟说:“她家里出了事,你老兄却不管不闻一个人先溜回来,你就不怕她父母炒你的鱿鱼?”陈思勰咬了咬嘴唇:“我说过留下帮忙的,王娜不肯。”
“你什么事都由着她性子,凭她高兴,哥们,恕我直言,早晚有一天你非得把她宠坏不可。”
“没你说得那么严重。”陈思勰笑了笑。
“总之,你一个人先回来我觉得不妥。”
“反正已经回来了,再说在她家里多呆一分钟我都会觉得不习惯,别扭。”
“马上就是人家女婿还别扭什么?”王伟拍了拍陈思勰的肩膀笑笑不再言语。
……

燃情向日葵(五)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8-31 13:15:00

林静抬眼望去,恰巧与那小偷恶狠狠的目光相 遇,见那小偷明目张胆把手伸进他旁边那人的西服口袋里,林静的舌头在嘴巴里冻结了:她想喊,但没勇气,她脑子里迅速闪过同窗现还躺在医院里的高健,他正因为在巴士上看见有人偷东西而叫喊,冷不防被贼人的同伙用匕首在脖子上捅了三刀。虽然公安局在二十四小时内破了案,但高健再也不能象从前一样的说话了。她感觉到刘芳的手也在颤抖,顿时不寒而栗。眼巴巴地看着那贼人拿着钱包的手缩回去,林静觉得喘不过气来。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大手捉住那只拿着钱包的手,林静抬头,她看到一张十分英俊的面孔:他头发黝黑,皮肤白晰,脸部轮廓分明,国字型的脸上眼睛深邃明亮,特别鼻子,直直的,写满个性,嘴唇线条开朗明快。见他镇定自若地抓住那只手,是那样的威猛,林静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
车厢里,陈思勰紧紧抓住那只拿着钱包的手,他虽然没有张扬,目光却向两把利剑,眨眼之间那小偷一声不响把钱包又放回原处。车上有好多人都目睹这一幕,可小偷从手伸进去到又放回钱包那个被偷的人木头似的一点反映都没有。林静望了那木头一眼为他急。再看陈思勰,他的目光早已调往窗外。车厢又恢复宁静,车子继续前行。行不到一公里路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有人偷东西了。接着马上就有人在叫:我的钱包不见了。有小偷。
……

燃情向日葵(四)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8-31 13:13:00

“也行,明天一早我就回去,我这就去跟伯父、伯母道别。”
她伸手拉住他,“算了,我过来时就跟他们说好了。恐怕现在他们已经睡下了。”
睡了?此时此刻,陈思勰心里真不是滋味,他明白王娜父母对他的态度,可自己很快就要和他们女儿结婚了呀。他们怎能一如既往表现出那种冷淡和漠视,好像根本就没有结婚这回事似的。王娜到他家,母亲私下虽也说过不太满意之类的话,但对王娜却很好,想想也是,这人本来就不一样的,他望着一旁的吊兰走了神。
“时候不早了,你也去洗个澡,坐两天的车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她说着打了一个哈欠。
“干脆我先送你去睡再去洗澡好了,看你困得不行。”
“不嘛,你先去洗。再说我头发还不干,我得用吹风机吹一下。”她撒娇把他推出书房。他洗完澡,见她已换上一件粉色的睡袍,在书桌前发呆。他把手放在她肩上,柔声说,“小娜,明天我就要回去,你要照顾好自己,家里的事不要太着急,我想一切都会过去的。”
“思勰。”她扑在他怀里,低声抽泣。
“别这样,我明天就要走了,高兴点。”他把她搂在怀中,“好了,我送你去睡觉。”他俩依偎着来到隔壁她的卧室,他帮她铺开被子,放好枕头。
“我要你抱我上床。”她把手挽在他脖子上,撒娇看着他的脸。
……

燃情向日葵(三)
作者:单身男男女女 日期:2007-8-31 13:11:00

王娜再次低下头。
“别犹豫。为了你爸,就当是妈妈求你?是不是还要妈给你跪下?”见女儿把头扭转一边,吴玲起身说:“那就让妈给你跪下好了。”
王娜跟着站起身眼泪喷涌而出,她抽噎着,一脸绝望,“我答应你们还不行吗?”吴玲把女儿揽进怀里,“娜娜,其实妈妈也是为了你好。”吴玲边说边朝丈夫使眼色,嘴角抑制不住挂起得意的笑,她用手抚着女儿的头发,“别难过,一切都会慢慢过去的。时候不早了,听妈话你先去洗个澡。呆会你先不要跟小陈说分手,就说家里有事,我们要推迟婚期,让他明天就回去好了,等以后再跟他说明,万一他受不了会闹事的。”

客厅里,吴玲欢天喜地紧挨丈夫坐下,“怎么样?马到成功,一切都解决了。”
王义丰喟然长叹,“想我王义丰清清白白做官,堂堂正正做人,如今反到自己给自己脸上抹黑。”
嘘!小声点,这只是权宜之计,千万不要让她听见,否则就功亏一篑。吴玲打断丈夫的话,窃笑道:别老苦着眉头,你也知道小娜的脾气,这样说你是受了点委曲,但不这样说她会离开陈思勰那小子吗?还是刘文脑瓜子灵活,他的这个主意真绝。你想想六年了,我嘴皮都说起茧子,那种法子没用过,跟她摆明要断绝关系都没用,娜娜就偏偏要死心眼要跟陈思勰好。我可不甘心我的女儿下嫁一个穷光蛋。门不当,户不对,说起来让人笑话。
“得,别一天开口闭口就是你的‘门当户对’。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博客托管于 梦想博客 Copyright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